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廉政教育 > 廉政文化

            新時代的成長

            時間:2022-12-05 10:42:55   作者:肖智群   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    點擊:0


            成長_副本.jpg

            在石河子市軍墾文化廣場上,屯墾戍邊紀念碑高高聳立。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              我到過許多地方,數這個城市最年輕,它是這樣漂亮,令人一見傾心……這是艾青在《年輕的城》中贊美新疆石河子的詩句。

              我也熱愛石河子,與這座城市結緣,是因為我的女兒。

              五年前,女兒離開家鄉長沙前往石河子市,成為了一個不穿軍裝、不拿軍餉、永不換防的兵團人。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  送女兒去八師報到一路經歷,恍如昨日。飛機飛入北疆上空,透過機窗俯瞰,戈壁、沙漠、雪峰、冰川……一幅幅與南國迥異的景象呈現眼前。雖然事先全家人圍坐一起,打開地圖專門做了些功課,但心里依然隱隱擔憂,擔憂女兒能否真正安得下心來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置身石河子市,綠樹成蔭、彩樓掩映、流水潺湲、游人如織,仿佛回到了湖湘家園。停下腳步,回頭看女兒,亦是一臉的歡欣,見我看她,嚷道:“我就說嘛,共和國軍墾第一城、戈壁明珠,哪會錯呢!”

              逗留期間,沿著子午路,徜徉大街小巷。春有花、夏有蔭、秋有果、冬有青,忘情品味這天山北麓、古爾班通古特沙漠南緣的綠,“愛民綠”一詞悄然浮上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這里建一座新城,留給后人?!?950年,人民解放軍挺進石河子,在對瑪納斯河流域進行勘探后,王震將軍豪情萬丈立下誓言。1952年,毛澤東發布部隊整編命令:“你們現在可以把戰斗的武器保存起來,拿起生產建設的武器。當祖國有事需要召喚你們的時候,我將命令你們重新拿起戰斗的武器,捍衛祖國?!?954年,駐疆部隊10余萬官兵換下戎裝,踏上了鑄劍為犁、屯墾戍邊的嶄新征程。

              “誰言大漠不荒涼,地窩房,沒門窗;一日三餐,玉米間高粱……”這是舊時兵團生活的寫照。將士們住地窩子、戰風斗沙,從零開始,硬生生在茫茫戈壁灘建起了現代化城市。紅星閃耀云天,始終熠熠生輝。

              時至今日,一代代兵團人恪守“為新疆各族人民多辦好事,不要與民爭利,要堅持民族團結”的理念。這遍布街頭的梧桐、蘋果、夏橡、金葉榆、小白蠟等一眾綠色“精靈”,就是他們一棵一棵“請”來造福這里各族人民的。

              有趣的是,石河子把蘋果樹作為城市景觀樹精心打造。令人稱奇之處在于,這些年,私摘偷采蘋果的事情聞所未聞。熟絡以后,我開玩笑地問當地人,是不是長在城里的蘋果不好吃?聞者無不搖頭,笑說:“街道統一采摘后,就會配發給市民。再說,我們都愛這座城,文明城市需要文明市民?!本G葉叢中掛滿紅彤彤的蘋果,是秋天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里接觸到的人,多是追問我,孩子是不是受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初“八千湘女上天山”的影響?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我是知道的。2006年,兵團將天山峽谷一塊百噸花崗巖運抵長沙建造雕塑,以紀念湘女們參軍進疆、屯墾戍邊的豐功偉績。

              在湘江之濱,佇立在“湘女石”前,我感嘆,8000個當代花木蘭,8000個湖湘穆桂英。雖然引以為豪,卻從沒幻想讓女兒去當花木蘭、穆桂英。我總是向問詢者如實相告,女兒成為兵團人純屬人生機緣,當時真沒有想那么多。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  2019年11月,女兒主動請纓,攜手師直機關5名年輕人,翻越天山,橫跨塔克拉瑪干沙漠,跋涉1700多公里,從北疆來到南疆的第十四師皮墨北京工業園區。記得到達南疆的第一晚,她給我發來了宿舍照片:窗簾上黃乎乎的,是沙塵;因水土不服產生的嚴重不適,襲心擾人不商量;還有,擔負的工作,是陌生的,更是繁重的。女兒一時陷入了寢食難安之境。

              她在兵團舉辦的一次演講賽中這樣講:

              電視上萬家燈火、闔家團圓,園區里燈火暗淡、悄無聲息。糾結焦慮、接連加班,2020年元旦不期而至,對于我而言,與其說是過年關,倒不如說是過難關。我拖著疲憊的身軀,饑腸轆轆地跑到食堂,一眼看到桌上涼透了的餃子,壓抑多日的情緒瞬間爆發,不禁趴在桌上哭了起來。這時,老廚師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,來到我跟前,輕言細語:“閨女,餓了吧?快趁熱把餃子吃了。餃子涼了再熱,皮就會散,不好吃的。不知道你們要加班到何時,所以,見你來了我才現煮的。今兒個過節,來!嘗嘗伯伯包的餃子,吃了就不想家了?!编駠魍滔乱粋€餃子,一股暖流傳遍全身,我止住了啜泣。老廚師接著說:“年輕時,我也曾想離開這里,出去闖闖世界。但我的爸爸囑咐我,作為王震將軍的兵,爸爸一生就干一件事,給祖國當衛士!你是老兵的兒子,不管將來在哪里,都要踐行爸爸對王震將軍的承諾!因此,我就留在這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那天女兒回到宿舍,向室友大姐說起在食堂吃餃子的一幕,自責不該把糟糕的心態帶給廚師伯伯。的確,老廚師當過兵、干過巡邊員、炊事員,一個胡楊般屹立不倒的兵團人,豈是小輩可以影響的?室友大姐只是沉緩地回她:“這周末,我帶你去個地方。到了那兒,你就能理解老廚師話里的含義了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幾天后,她們來到和田地區墨玉縣境內的新疆兵團四十七團——英雄的“沙海老兵團”。

              沙海之路,深一腳淺一腳,步步難行。走在先輩們走過的路上,艱辛拼搏的歷史溫度暖人心房。女兒說,她慢慢明白了,以前天天掛在嘴邊、印在紙上的兵團精神、胡楊精神、老兵精神,自己根本沒有真正理解,這些精神其實就是腳下這天降茫茫黃沙鋪成的路,兵團先輩滴滴血汗凝結的路。走好這條路,需要踐行與付出,更需要執著與頑強。

              在沙海老兵紀念館,王震將軍像前,面對那張熟悉的面孔,女兒喃喃自語:“我沿著您當年的足跡,從湘中來到了南疆,這里有荒涼的沙漠,但不會有荒涼的青春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十分遺憾,我一直沒去過南疆。以前說起南疆,腦海里出現的是騎著毛驢進京的庫爾班大叔,喀什古城?,F在說起南疆,最先出現在腦海里的,已換成了身著迷彩服的女兒,彎下身子在荒漠里種樹,跪在沙地上幫助群眾撿拾紅棗,那是女兒陸陸續續發給我的一張張工作照。

              時光荏苒,女兒沒有辜負內心的誓言,經受住了南疆大沙漠500多個晝夜的考驗,一回到北疆,便光榮入了黨。

              得此消息,全家人興奮異常,難以入眠。我索性打開兵團衛視、新疆衛視,想聽一聽來自女兒身邊的聲音,看一看來自女兒身邊的景色。

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  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女兒發來信息:今天已在方艙醫院隔離點順利工作了一個月。今年8月的一天,女兒還在社區“雙報到”,突然接到師市通知,趕往方艙醫院。她分在入艙保障組,是唯一一位入艙工作的女性。那段時間,每天進出方艙三趟,干完活出來已是深夜一兩點了,換下厚厚的防護服,飲食起居方得恢復正常。再次經受黨和人民的考驗,女兒覺得很自豪。欣慰之余,我則祈禱著她堅強、堅強、再堅強。

              記得當初送女兒去石河子,女兒的直接主管黃主任,是兵團軍墾二代,典型的西北漢子,耿直得很,一見面就問我:“老兄,怎么舍得讓孩子離家千里進疆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孩子自己決定的。當然,家里也支持?!蔽页脵C反問道:“那您家三代又是怎樣在千里外的異鄉扎下根來的呢?”這才是我此刻最關心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巧得很,女兒單位有位聶科長,與我們是湖湘鄰市老鄉。大學畢業后,他義無反顧投身天山戈壁,摸爬滾打,娶妻生子,早已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兵團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我的發問,黃主任、聶科長的答案如出一轍。因為他們骨子里傳承著一種紅色基因,賡續著一種紅色血脈,叫做“軍墾紅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軍墾紅”,多美的名字??!誰聽了,不為之著迷?

              “生在井岡山,長在南泥灣,轉戰數萬里,屯墾在天山?!蓖跽饘④娨源苏Z標注兵團的成長發展。一到石河子,我試圖找尋充盈于兵團上空那股無形的力量,原來就是“軍墾紅”。

              幾年來,我數次前往石河子,每次都見到新的風景,聽到新的故事。探訪歸來,這座由“愛民綠”“軍墾紅”染就的城市便裝束一新,隨我折返湖湘大地……你若問我為什么,可以化用艾青獻給石河子的嘔心之作來回答:

              因為我透過這個城市,看見了新時代的成長。(肖智群)




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網站地圖 網站統計:

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中國共產黨臨滄市臨翔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 丨  臨滄市臨翔區監察委員會 

            備案號:滇ICP備14002937號   網安備 53090202000055號 軟件開發:臨滄云創科技有限公司   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九九视频精品首页16